招生咨询

中央广播电视大学 毕业证改成国家开放大学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上发文称:“自己就读的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可拿到的毕业证却是‘国家开放大学’,事后他才了解到,原来学校在他入校前,就已经更名,可此前校方却只字未提,他觉得是被欺骗了。”记者了解到,因为此事,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永嘉学院,487名毕业生中,目前还有200多名未领走毕业证。 □记者 谢国林

  学生质疑

  学校更名为何没有事先告知

  昨日上午,记者电话联系到了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永嘉学院一名2013级的毕业生叶某(化名)。他告诉记者,2013年学校招生时用的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的名义,他所收到的入学通知书也是以中央广播电视大学为名,在永嘉学院学习的三年里,缴费的单据上盖的章是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永嘉学院,他的学生证、考试证、奖状等一切证件上也都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的署名和盖章。可今年5月24日,大家去拿毕业证时,却发现毕业证是“国家开放大学”。

  叶某告诉记者,对于他们的这种疑问,学校的回应是:“从2012年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就已经改名为国家开放大学了,并且国家开放大学从2013年开始招生”。他们质疑学校在2013年招生时隐瞒了事实,仍用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的名义招生。

  叶某说,前几天事情发生后,永嘉劳动局和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来校与少数学生开会谈话,但最终的谈话结果学生并没接受。

  叶某告诉记者,由于学校一直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只是称已经将此情况报告给上级,等待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的批示。学生认为这是在拖延时间,“我们打算走司法途径来处理此事。”叶某说。

  记者走访 永嘉学院未挂“国家开放大学”牌子

  在叶某发过来的学费票据、招生简章、学生证、奖状等证件的照片上,记者并未看到任何“国家开放大学”的字样或标识。对此,学校是否真的存在欺骗招生的行为呢?金报记者也实地走访了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永嘉学院。

  在永嘉学院大门口悬挂着5块学院名称牌,但并没有“国家开放大学”的牌子。

  随后,记者登录了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永嘉学院的官方网站。在网站上,除了一则2016年1月6日“国家开放大学致全体考生的一封信”外,记者并未看到其他有提及国家开放大学的文件或通知。随即记者又登录了浙江广播电视大学位于温州、乐清、瑞安的三个学院官网。

  在瑞安电大的官网招生栏,记者看到其从2014年11月19日发布的“国家开放大学2015年春开放教育招生简章”中就已经将名称改为国家开放大学,并且在其招生栏中,附有国家开放大学毕业证书的样图;在乐清电大的官网,记者看到其在2015年9月23日发布“乐清电大隆重举行2015秋国家开放大学新生开学典礼”一文;在温州电大的官网招生栏,标有“国家开放大学(原中央电大)”字样。

  学校回应 上级没有发文,要我们告知学生更名事宜

  为何只有永嘉学院没有告知学生更名事宜?对此,永嘉学院的副院长王寿斌介绍,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是2012年7月转型为国家开放大学,2013年秋季开始开始招生,所以这届学生毕业时颁发的是国家开放大学的毕业证书。

  王寿斌告诉记者,目前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改名为国家开放大学,但没有下发文件要求下级学院改名,浙江省广播电视大学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的一个分部,若要改名也需要上级申报通过才能改名。

  王寿斌还说,之所以学院用的相关印章没有改为国家开放大学,这是需要一级一级向上申报的,只有申请通过了他们才能使用国家开放大学的印章,并且需要3年的过渡期,将老学员都毕业之后才能使用新的印章。

  至于招生简章,王寿斌说,这些文件都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统一下发的。那为何招生时没有告知学生?王寿斌说:“学校要告知学生的内容,必须经中央广播电视大学下发文件,中央电大没有通知我们要告诉学生的内容,我们无权擅自告知学生”。据王寿斌说,本届毕业的学生有487人,目前还有200多名的学生未领取毕业证。

  县教育局 如果认为权益受损,可采取法律措施维权

  针对此事,记者也采访了永嘉县教育局副局长余承宽。

  余承宽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后,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永嘉学院第一时间向教育局汇报了此事。教育局也召集了几名诉求比较大的学生进行了谈话,对此事做了一定了解。目前他了解到的情况是,2012年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改名为国家开放大学,但并未要求下级学校也改名,也未下达相关文件。

  余承宽说,如果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没有下达文件要求下级院校改名并使用相关国家开放大学等名称,那么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永嘉学院在这起事件上并没有过错,他们只是按照上级指示办事。

  余承宽建议,若是学生仍然认为学校有过错,认为学校在这起事件上侵犯了他们的知情权等相关权益,学生可以采取法律措施来维权。

  来源:现代金报

 

近日,有网友在微博上发文称:“自己就读的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可拿到的毕业证却是‘国家开放大学’,事后他才了解到,原来学校在他入校前,就已经更名,可此前校方却只字未提,他觉得是被欺骗了。”记者了解到,因为此事,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永嘉学院,487名毕业生中,目前还有200多名未领走毕业证。 □记者 谢国林

  学生质疑

  学校更名为何没有事先告知

  昨日上午,记者电话联系到了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永嘉学院一名2013级的毕业生叶某(化名)。他告诉记者,2013年学校招生时用的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的名义,他所收到的入学通知书也是以中央广播电视大学为名,在永嘉学院学习的三年里,缴费的单据上盖的章是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永嘉学院,他的学生证、考试证、奖状等一切证件上也都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的署名和盖章。可今年5月24日,大家去拿毕业证时,却发现毕业证是“国家开放大学”。

  叶某告诉记者,对于他们的这种疑问,学校的回应是:“从2012年中央广播电视大学就已经改名为国家开放大学了,并且国家开放大学从2013年开始招生”。他们质疑学校在2013年招生时隐瞒了事实,仍用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的名义招生。

  叶某说,前几天事情发生后,永嘉劳动局和教育局相关工作人员来校与少数学生开会谈话,但最终的谈话结果学生并没接受。

  叶某告诉记者,由于学校一直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只是称已经将此情况报告给上级,等待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的批示。学生认为这是在拖延时间,“我们打算走司法途径来处理此事。”叶某说。

  记者走访 永嘉学院未挂“国家开放大学”牌子

  在叶某发过来的学费票据、招生简章、学生证、奖状等证件的照片上,记者并未看到任何“国家开放大学”的字样或标识。对此,学校是否真的存在欺骗招生的行为呢?金报记者也实地走访了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永嘉学院。

  在永嘉学院大门口悬挂着5块学院名称牌,但并没有“国家开放大学”的牌子。

  随后,记者登录了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永嘉学院的官方网站。在网站上,除了一则2016年1月6日“国家开放大学致全体考生的一封信”外,记者并未看到其他有提及国家开放大学的文件或通知。随即记者又登录了浙江广播电视大学位于温州、乐清、瑞安的三个学院官网。

  在瑞安电大的官网招生栏,记者看到其从2014年11月19日发布的“国家开放大学2015年春开放教育招生简章”中就已经将名称改为国家开放大学,并且在其招生栏中,附有国家开放大学毕业证书的样图;在乐清电大的官网,记者看到其在2015年9月23日发布“乐清电大隆重举行2015秋国家开放大学新生开学典礼”一文;在温州电大的官网招生栏,标有“国家开放大学(原中央电大)”字样。

  学校回应 上级没有发文,要我们告知学生更名事宜

  为何只有永嘉学院没有告知学生更名事宜?对此,永嘉学院的副院长王寿斌介绍,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是2012年7月转型为国家开放大学,2013年秋季开始开始招生,所以这届学生毕业时颁发的是国家开放大学的毕业证书。

  王寿斌告诉记者,目前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改名为国家开放大学,但没有下发文件要求下级学院改名,浙江省广播电视大学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的一个分部,若要改名也需要上级申报通过才能改名。

  王寿斌还说,之所以学院用的相关印章没有改为国家开放大学,这是需要一级一级向上申报的,只有申请通过了他们才能使用国家开放大学的印章,并且需要3年的过渡期,将老学员都毕业之后才能使用新的印章。

  至于招生简章,王寿斌说,这些文件都是中央广播电视大学统一下发的。那为何招生时没有告知学生?王寿斌说:“学校要告知学生的内容,必须经中央广播电视大学下发文件,中央电大没有通知我们要告诉学生的内容,我们无权擅自告知学生”。据王寿斌说,本届毕业的学生有487人,目前还有200多名的学生未领取毕业证。

  县教育局 如果认为权益受损,可采取法律措施维权

  针对此事,记者也采访了永嘉县教育局副局长余承宽。

  余承宽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后,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永嘉学院第一时间向教育局汇报了此事。教育局也召集了几名诉求比较大的学生进行了谈话,对此事做了一定了解。目前他了解到的情况是,2012年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改名为国家开放大学,但并未要求下级学校也改名,也未下达相关文件。

  余承宽说,如果中央广播电视大学没有下达文件要求下级院校改名并使用相关国家开放大学等名称,那么浙江广播电视大学永嘉学院在这起事件上并没有过错,他们只是按照上级指示办事。

  余承宽建议,若是学生仍然认为学校有过错,认为学校在这起事件上侵犯了他们的知情权等相关权益,学生可以采取法律措施来维权。

  来源:现代金报